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明月的博客

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溪面一片烟  

2015-03-26 15:46:09|  分类: 雏鹰试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溪面一片烟

高2013级8班    李梦婷

读罢《边城》,脑海中印象最深的并非翠翠与傩送悲凉的爱情,而是沈从文笔下那一句句、一行行平淡却又美丽的文字。记得文中有一句话令我印象十分深刻:“溪面一片烟。”这句话用来形容沈从文的文字真是再好不过了。文字如溪,清澈,干净,不华丽,不汹涌,浅浅的流淌,缓缓地散开,但溪面并非一览无余,那青青的,淡淡的烟气飘在溪上,时不时遮住溪面,时不时四散开去。这一切,不正是沈从文的文字表现出来的吗?朴实,委婉,清明,干净。若从中归纳出一些具体的特点,大概有以下几个:

一、语言的暗示性强

《边城》描述的,是一个乡村小城的民风民俗和爱情故事。乡村城市,自然不像大城市,触目便是水泥马路,高大洋楼,因而写乡村的语言便不能像写城市一般直白,得含蓄委婉一些。在青山的小谷、绿林的一角露出一抹衣角,仿佛看见了,似乎又像是花了眼,得真正走进那片山水才能瞅个真切,瞧个仔细。而寻寻觅觅了半晌,一转身见到那清灵的姑娘正站在山角对自己微笑,心中的喜悦自然大过了直接相见的开心。这便是沈从文运用暗示性语言的妙处了。例如“翠翠看着天上的红云,听着渡口飘乡生意人的杂乱的声音,心中有些薄薄的悲凉。”这“薄薄的悲凉”到底是什么呢?作者并未点明,只用柔软而朴素的语言轻轻勾勒,一笔而过,但联系上下文我们不难看出,这“薄薄的悲凉”是第一次有了朦胧的爱意,有点不知所措与忧愁的情感。用这种朦胧的语句去描述一个女孩子朦胧的情感,岂不比直白点明更引人关注,更使文章唯美生动?再如翠翠与二老初遇后,文末有这样一句话:“但另一件事,属于自己不关祖父的,却使翠翠沉默了一个晚上。”这件事又是什么呢?或许第一次读的读者还不太明白,但往后读下去,渐渐地便明白了这事是关于二老的,关于翠翠对二老的初次动心,此时再回头看那句话便会恍悟,为作者的巧妙暗示而微笑了。

二、语言朴实化,口语化

沈从文的文字,似乎特别偏爱平实平淡,却于普通中透出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。这是为何?

其一,读书大多是普通人,不怎么接触高深的文字研究,所以看到《边城》中贴近生活的不浮夸的文字自然倍感亲切。摒弃华丽的词藻,剔除晦涩的文字,沈从文用一种平和的不骄不躁的态度将故事娓娓道来,而这种温和的语言与世外桃源般的茶峒小城相结合,自然比那种卖弄字眼,故作高深的文字要美上许多。如《边城》的开头:“由四川过湖南去,靠东有一条官路。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名为‘茶峒’的小山城时,有一小溪,溪边有座白色小塔,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。这人家只一个老人,一个女孩子,一只黄狗。”不故弄玄虚,不高深莫测,也不用任何可以使文章开头显得更高明的技巧,只是朴素的,简单地将故事点开,却为全文奠定了一个朴实的基调,更将宁静的湘西小城掀开了一个角。

其二,文中的语言极富地方特色。沈从文有选择地在文中穿插极富湘西特色的语言,如翠翠初遇二老时羞恼的说的那句:“悖时砍脑壳的。”鲜明生动地体现了翠翠的纯真羞涩,并描绘出一个标准的湘西姑娘的形象,可以说为人物的塑造起了重要作用。另外,鲜明的地方语言也为湘西地方形象的塑造起了促进作用,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”一方水土自然也养一番话,浓郁的湘西乡土气息透过这方言一点点传出,也引起了读者强烈的好奇与新鲜心理。

三、语言高度简洁化

沈从文用短短六万余字讲述了一个湘西小城及其人事,其用语之简洁精炼让人赞叹。如讲述翠翠父母的故事,仅用了300字左右便将那曲折悲凉的爱情表述的十分清楚了。在这里只简述翠翠父母的故事,一则因为这只是一个背景,不可长篇大论抢了主线故事的风头,二则在文中突然一次性堆砌许多文字来讲另外一个故事,不仅破坏文章的整体性,更会让读者不适应。由此便可看出沈从文简化文字的好处了。当然,用语简洁并非一味缩减文字。沈从文说过,“小说就是用文字很恰当记录下来的人事。”这说明了他文字的一个恰当、准确性。语言只要用准了,何必计较篇幅长短呢?例如翠翠与二老初遇那段,通篇下来描写那二老的正面文字仅几句,如“带笑的说”,“放肆的笑着”,以及他对翠翠说的几句话,但却生动地勾勒出一个壮实、爽朗、热心大度的湘西汉子形象。

四、人物语言个性化

俗话说,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,《边城》中不同的人物自然有他们自身的个性语言。如天真善良的翠翠,说的话大多符合一个女孩子的羞涩纯真,还未成年的她在祖父面前当然也会撒娇使小性子。例如那句:“不是翠翠,不是翠翠,翠翠被河里的大鲤鱼吃掉了。”形象地描绘出一个埋怨祖父独自离开的少女模样,令人印象深刻,难以忘怀。又如大老,文中关于他的外貌动作等并无过多叙述,而我认为,真正将大老的性格体现出来的,是他和弟弟约定去给翠翠唱歌那部分。“这是你的拿手好戏,你要去做竹雀你就去罢,我不会检马粪塞你的嘴的。”“我也不要你帮忙,一切我自己来吧。”等话语中,我们不难看出大老是个性情直率,不喜欢掩饰情绪却老实厚道的人。这一部分的大老的话便是用语言体现人物个性的典型。

总而言之,《边城》一书的语言是极富乡土气息的,这大概与沈从文从小便生活在湘西山城有关,浓郁的湘西风情融入了他的生命中,于是他笔下流露的便是那质朴却美丽的文字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